欢迎来到中国机电网    [ 请登录 ]  [ 会员注册 ]

返回首页|English|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机电网 - 食品包装
蘑菇碗、海藻杯也能吃?食品包装的探索任重道远
作者: 佚名 时间:2018-9-19文章来源:360新闻访问量:4951

9月18日消息,据国家地理杂志报道,在美国约布鲁克林区普拉特学院(pratt institute)的包装与工业设计系,十几个研究生正围坐在堆满了刀、碗、切菜板、胶带、漏斗、麻粉袋、蘑菇片和糖的桌子旁,进行“头脑风暴”。他们正冥思苦想,以创造新的食品包装形式,取代现代生活所依赖的不可持续的设计,包括一次性塑料饮料杯、盖子、吸管和瓶子等。

学生们把注意力集中在外卖食物中的碎屑上,他们用糖和琼脂(从海藻中提取的凝胶状物质)制成3d打印吸管,用菌丝体(蘑菇的丝状根)手工制作碗。其中一个团队设计出黑色塑料薄片,可以折叠成外卖容器,可以在收集点回收、消毒,然后在外卖中无限重复使用。另外一个二人组用折叠式叉子和勺子组合制作了别出心裁的纸板盒,用餐者可从穿孔的边缘将它们撕下来。就餐结束后,所有东西都可被扔进堆肥箱。

关注垃圾问题的社会影响投资基金closed loop合伙人凯特·戴利(kate daly)表示:“我们看到,随着塑料引发的意外后果在本地和全球变得日益明显,对替代包装产品的需求正在急剧增加。”在全球每年生产的7800万吨塑料包装中,只有14%被回收。每年有900万吨未被回收的轻质可漂浮塑料流入海洋,其中大部分来自缺乏管理基础设施的发展中国家。

随着这些国家变得越来越富裕,越来越多的人沉迷于便利性的世界中,不可避免地开始消费更多的包装食品,而其他许多国家继续购买套餐和食品杂货服务(这些服务产生了大量的包装食品和外卖食品),这个问题预计会变得更糟。更谨慎的回收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但并不是万能药。

回收需要能源、水和材料运输。大多数回收的塑料被粉碎、融化,并被改造成商品木材、羊毛或地毯等新商品,最终仍会被运往垃圾填埋场。制造商们继续制造更薄的瓶子和收缩包装,但事实上,塑料是由不可再生的资源制造的,无论是石油还是天然气,而且大多数都没有“第二次生命”。

但塑料包装有许多优点,这使得替换它非常困难。塑料在长途旅行中可保护食物,防止压力、湿度、光线和加速腐烂的细菌(用聚乙烯薄膜包裹黄瓜,保质期可从3天延长到14天)。此外,塑料是坚固和透明的,使消费者能够看到他们购买的东西。塑料的原料供应广泛,而且非常便宜。至少现在是这样。

一次性文化的诞生

进入20世纪后不久,食品公司开始使用名为玻璃纸(cellophane)的柔性包装材料,这种材料是由植物制成的。后来,化学家们用聚氯乙烯和毒性较小的聚乙烯模仿这种生物聚合物,制成了保鲜膜((saranwrap))。虽然玻璃纸是可降解的,但以石油为基础的胶片以及随后出现的硬质塑料容器则不能。这一阶段被称为“一次性未来”。

在20世纪70年代,capri sun公司开始将果汁饮料倒进包装好的袋子里,这些袋子的重量比同等体积的塑料瓶更轻。这些袋子是由超薄的塑料和铝箔融合制成的,可以节省空间的方式运送,而且不用冷藏就能保鲜。如今,这样的铝箔塑料袋无处不在,里面装着从金枪鱼到番茄酱,从宠物食品到泡菜等各种食品。据估计,美国人每年要用掉920亿个铝箔塑料袋,但它们的生命终结前景黯淡。结果表明,铝箔塑料袋对回收公司来说是“氪星石”,因为它们无法分离异质层。

连续不断的循环

设计师、工程师、生物学家、投资者和回收商经常携手合作,努力开发符合“循环经济”要求的包装产品。这是个设计框架避开了线性的“获取、制造、浪费”模型,即油井—炼油厂、生产工厂—超市以及消费者—垃圾填埋场。相反,它设想的是不断循环使用旧材料生产高价值产品的供应链,强调持久的设计、再制造和再使用以及支持共享和租赁(洗衣机、汽车)的商业模式。

在循环经济中,物质产品在两个独立的闭环中循环。一种闭环回收技术营养物质,如金属、矿物质和聚合物,以供再利用;另一种闭环回收生物材料,包括纤维、木材等,通过堆肥过程将其变成自然元素,或者厌氧消化过程将其转化为碳中性能源。为了畅想未来的包装,许多设计师都在从过去中寻找灵感。

瑞典研究机构rise已经开发出了一种近乎扁平的纤维素容器原型,煲汤的人可以用冷冻干燥的蔬菜和香料来盛汤。当食客加入热水时,容器的折纸就会伸展成完整的、完全可分解的碗。普拉特大学的学生们用菌丝做了一个碗,菌丝一周就能长出来,堆肥时间不到一个月。

哈佛大学下属的威斯学院创造出的“shrilk”是一种低成本的透明塑料,完全可降解。用虾壳中提取的壳聚糖和昆虫中提取的丝蛋白制成的“shrilk”,可以用来制作薄膜或刚性形状。但可惜的是,暂时还没有找到使用它包装食品的方法。

当然,可堆肥的未来取决于城市堆肥系统的普及和消费者的参与,这些系统收集有机材料,将其转化为肥料或能源。欧盟、加拿大和美国的数百个城市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但建立这样体系可能会带来“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例如,在纽约市,可用材料的数量远远超过附近处理场的容量。但如果没有材料保证,投资者可能不愿建造相关设施。

然后是人性的问题。弗雷德·斯克伯格(fred skeberg)是瑞典食品与设计网站ateriet的创始人和产品开发人员,他曾经参加过一个音乐节,小贩们用“可食用”的玉米淀粉做成的盘子端送食物,这些盘子原本是要被扔进堆肥箱的。但是人们认为他们的碗和盘子会在自然界中消失,把它们扔得到处都是,这种做法适得其反。正如联合国在一份报告中明确指出:“将一种产品贴上可生物降解的标签,可能被视为一种技术上的修正,可以免除个人责任。”

在系统和人保持同步之前,大量可降解包装最终将被扔进垃圾填埋场,在那里会产生温室气体。如果堆肥物被错误地送到回收工厂,那里许多植物塑料类似于油基塑料,它们也会被认为是一种污染物。如果它们漂流到海里呢?可降解塑料在57摄氏度温度和暴露于紫外线条件下可以降解。由于可降解塑料比油基塑料重,它们很可能会沉入水下,并保持很多年。

更合适的塑料?

考虑到这些挑战,有些设计师倾向于坚持使用塑料。因为至少在发达国家,回收系统已经建立起来。目前30多种不同的塑料被用于包装,但许多创新者在寻找单个聚合物组,既能满足各种性能要求,制造商也能负担得起,只需对机械进行微调、又能被市政回收系统广泛接受,并容易转化为新包装的超级塑料。但到目前为止,这种产品仍然难以找到。

与此同时,许多设计师打算彻底根除一次性包装。比如星巴克承诺在2020年之前逐步淘汰塑料吸管,取而代之的是在杯盖上啜饮。新的盖子比旧的更重,但更大的塑料更有可能通过工厂回收。同样的想法也适用于意大利面,通常其包装是可循环利用的纸板盒,只有正面是不可循环利用的塑料窗。咨询公司biomimicry 3.8的联合创始人戴娜·鲍迈斯特(dayna baumeister)表示:“材料已经存在,不需要再进行添加。为什么我们不能接受一张意大利面的照片,就像我们接受干麦片一样,然后扔掉塑料窗呢? ”

或者替换整个包装?美国公司monosol生产的一系列透明乙烯基聚合物能溶于水。欧洲和美国的监管机构表示,这种聚合物通常用于洗碗机或洗衣舱,也可以安全地用于存放食物,而且对气味、质地或味道没有影响(除非添加了调味料)。食品服务行业已经在使用融化包装,monosol公司设想了这样一个未来:热可可、燕麦片、大米、意大利面或其他用热水烹制的食物将更为普遍。

同样,瑞典设计工作室tomorrow machine也开发了一系列名为“this too shall pass”的食品包装,其中包括一小瓶食用油,它用涂有蜡的焦糖制成。瓶子像鸡蛋一样裂开来释放油,蜡壳则可以堆肥。对于冷冻液体,该公司用海藻设计了一种袋子,声称“它会和里面的东西以同样的速度枯萎”。对于大米和其他干货,tomorrow machine制作了用彩色蜂蜡制成的金字塔形状包装,可像橙子那样被剥开。这些设计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但目前仍然只是概念。

纽约设计师亚伦·米克尔森(aaron mickelson)在他的论文项目中,去掉了盒装茶包的外包装和塑料收缩包装,将茶包永久粘在手风琴式的书中。用户每次撕掉一个茶包,书就会缩成一团。

总部设在美国的loliware公司,已经研究出获得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批准的可食用(因此可制成堆肥)杯子,它由海藻、有机甜味剂、香料和着色剂混合而成。每个杯子含有135卡路里热量,可以装冷饮或常温饮料,每个售价1美元。loliware联合创始人切尔西·布里甘蒂(chelsea briganti)表示,就像冰淇淋甜筒一样,它们带有一个纸套,可以让用户感到舒适。该公司还生产一种可食用的海带吸管。目前,loliware正与主要食品和饮料零售商谈判,并在迅速扩大规模,计划降低价格,每年更换10亿根塑料吸管。

消费者测试

受自然从外部分离内部物质的启发(比如葡萄皮),科学家们正在试验用可食用的薄膜来盛装液体。初创公司skipping rocks lab通过将冰球浸入植物和褐色海藻的提取物中,形成一层防水膜,创造了一种无包装的“ooho水”。消费者咬破球,释放出冷水,然后吞噬掉膜的本身。有了这些球,就不再需要杯子了。

哈佛大学的戴维·爱德华兹(david edwards)发明了可食用皮肤,名为wikicells,他用水果和其他有机分子为软而易腐烂的产品涂上涂层。stonyfield在2014年推出的frozen yogurt pearls使用了这种技术,但销售不温不火,这种产品随后消失。stonyfield首席执行官加里·希尔什伯格(gary hirshberg)说:“这是一次伟大的尝试,但消费者发现,拿着无包装的产品,即使它们可以清洗,也让人难以理解。”这家公司目前正在试验以竹子为原料的酸奶杯,它可在堆肥堆中降解。

如今,在perfectlyfree的水果小吃周围可以找到wikicells。但消费者不会从散装容器中取出这些产品,这些零食是用不可回收的塑料袋或托盘包装的。incrediblefoods公司研发总监马蒂·科勒维(marty kolewe)说:“我们尝试了一些非常简约的包装设计产品。但事实证明,消费者以及围绕食品分销的商业基础设施是不可能接受真正没有包装的产品的。”

便利浪费

超级包装的餐包递送服务是个价值12亿美元的大市场,有些分析人士预计,到2023年,这个市场的规模将翻两番。但它伴随着堆积如山且不可回收或难以回收的冰袋、泡沫膜和泡沫塑料包装。3年前成立的temperpack公司正在应对这一垃圾挑战,它推出完全可循环利用的绝缘运输盒,它让人们不用再用聚苯乙烯包装。

作为美国最大的餐包公司,temperpack如何防止卡蒙贝尔奶酪(camembert)变形或者融化呢?它的牛皮纸层塞满了climacell。climacell是一种生物泡沫,在纸浆厂的纸盒旁边融化成纤维素。temperpack指出,制造climacell泡沫产生的温室气体是制造聚苯乙烯制品的十分之一。但仍有大量不可回收的垃圾:一项对三种不同邮购餐的行业调查显示,总共有72个塑料袋,其中只有23个可以回收。

在设计师和心理学家努力解决这些问题的同时,政府也可以制定减少包装浪费的政策,比如对用于制造单一用途塑料的化石燃料征收更高的税。他们可以制定最低限度的可回收内容法,要求制造商利用旧材料制造新材料,并要求在包装上留下保证金,以确保回收更多的材料以供再利用。当然,他们也可以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包括塑料袋、吸管和杯子。

无包装生活

许多零售商已经加入了这一行列。荷兰的埃克诺萨超市(ekoplaza)为700多家“无塑料”超市开辟了一条通道,这些超市都用硬纸板、金属、玻璃或经过认证的可降解塑料包装。英国零售商iceland计划在五年内将塑料从其自有品牌产品中剔除,取而代之的是可回收的玻璃瓶、纸浆托盘和纤维素等可降解塑料。

许多批评人士表示,更好的解决方案取决于个人是否愿意采取完全不同的消费模式,一种不涉及任何一次性包装的消费模式。

捷克包装和配送系统miwa赢得了ellen macarthur基金会圆形设计挑战赛的大奖,它似乎完成了这一使命。在使用miwa应用程序点餐后,生产商和批发商将他们的产品(无论是饼干、切碎的肝还是蔬菜)放入耐用的、可重复使用的容器和胶囊中,然后送到附近的商店或消费者家中。当胶囊空出后,miwa会将其收集、消毒,并将其返回给生产者重新使用。

到目前为止,miwa还是个思想实验,但它指明了今天已经在发挥作用的解决方案:把可清洗的袋子和罐子带到商店去卖散装食品,把波萝伏洛干酪和意大利腊肠切片放入容器中,在农贸市场购买无包装黄瓜,利用可再充气的不锈钢上翻盖啤酒瓶购买啤酒,尽可能避免吃方便食品等。

黛娜·鲍迈斯特(dayna baumeister)表示:“科技不会让我们摆脱废物问题,人类心理必须改变。在某个时候,你只需要说够了就行。”(小小)

资讯关键词】:    【打印】【关闭】【返回顶部

  • 资讯
  • 政策
  • 市场
  • 技术

资讯投稿

邮箱:791495700@qq.com

电话:0571-28331524

版权所有:中国机电网|中国机电传媒研究中心

地址:杭州市滨江区西浦路1503号滨科大厦11楼(杭二中斜对面) 浙B2-20080178-6

联系电话:0571-87774297 传真:0571-28290892 Email:donemi@163.com 技术支持:杭州滨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