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机电网    [ 请登录 ]  [ 会员注册 ]

返回首页|English|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机电网 - 会展中心
这个展览有点上头 因为他们想请你做个“梦”
作者: 佚名 时间:2019-7-21文章来源:百度访问量:2048

扩展阅读:雅昌艺术网关于“以冒用'雅昌'名义骗取艺术品等犯罪行为”的声明

00:26

去上海宝龙美术馆“以梦为陆” 映象式群展之前,我们查展览资料做功课,看到最多的字眼是“梦境”。但一个虚幻的东西,怎么能被打造出来?

因此去现场之前并不清楚,这个年轻的策展团队会如何呈现与厦门艺术中心开幕展同时举办的“以梦为陆” 双城展。为了解惑,我们直接找到了总策展人高容驷,她这么说:

“世事如同梦幻,我们想营造一个梦境,让观众可以进入到艺术家的梦里,天马行空。虽然部分作品会给人视觉冲击,但我们期望以年轻的方式带来一场具有学术性的展览。”而厦门与上海展览的不同之处是,在选择艺术家上更比较符合厦门整体的艺术调性。

开幕式上《爸爸的时光机》沉浸式音乐剧

上海展览中参展的15位艺术家除了常见的徐震、仇晓飞、余极、黄宇兴等国内艺术家外,安吉拉·格莱卡、伊万·纳瓦罗、艾丽森·卡茨等国外艺术家均是中国首展。高容驷告诉雅昌艺术网,希望将更多国外艺术家引入国内,这也是上海展览的亮点之一。

展览并没有对“梦”进行具体分类,而是以微寐、沉酣、愈醒三个睡眠的过程来划分作品。看完整体展览,会发现大部分作品所用到的材质均是日常所见,但都呈现出新的视觉效果。而打破常规认知的视觉也许能解释本次展览想要营造的“梦境”一说。

展厅现场

不多说了,一起来“做梦”吧。

徐震作品《集团-(4把刀组合)》

意识模糊进入半梦半醒的微寐状态,一般思维会游离在现实和感知之中,所看的事物会被夸大扭曲,但是依旧离不开现实。如几把缺损的菜刀,也许会被你看作是山峰。这就是进门处,徐震的《集团-(4把刀组合)》装置,这是他“真像”系列的第二件作品,而首件作品被赠予法国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馆藏。

徐震在作品中着重强调了“传媒”的概念,原作本身的照片被放大成一组巨大的图像装置,把自然与生活以一种看似怪诞却耐人寻味的方式结合起来,夸张的透视和扭曲营造了一种虚假和真实之间幻妙的视觉效果。

南希·卢波的《长椅2017》

按照策展团队的展览动线,你会在《集团-(4把刀组合)》装置左边展区看到南希·卢波的《长椅2017》。2018年南希-卢波在中国举办首展时的主题是中国人常关注的问题“老无所依”。而南希·卢波也许想表达的并不是民生问题,而是指日常生活中日常到失去意义的物件。在他的作品中,这些物件去除原先的功能,重新获得了另一种身份。

《长椅2017》是南京西路1376号“上海商城和波特曼丽思卡尔顿酒店正门口的人行道上” 以及上海火车站白玉兰文化广场公共座椅的原样缩小版本。而长椅背后的《爆米花不是棉花球不是面包屑但同时也是》是3653个“肋骨”绑成的类似椅架形状,椅子上放置着爆米花等。在现场你可以坐在长椅上看着展厅作品,慢慢感受时光的流逝。

“沉酣”部分

进入沉酣的深度睡眠状态,人的思维会进入天马行空的超现实世界。平时看到的普通纸张会变成巨型装置,积木玩具也会放大,走在其中犹如进入巨人国…这里很多作品都与日常生活相反。

安吉拉·格莱卡《terforation》

安吉拉·格莱卡的《terforation》是使用纸张作为雕塑材质,将数十张纸串连在一起,然后随意将它们的中心撕掉,使纸形成不同的形状。安吉拉·格莱卡用“纸”进行创作是因为想要探索“对立的融合”的概念,而纸张的“可塑造性”是最佳创作对象。为了凸显二维媒介转变成全新三维的面貌,安吉拉·格莱卡也会利用光影来建构作品的形态,投射在作品上的光看似虚无,但真实存在。

观众还可以随意穿行在作品中。但往往安吉拉·格莱卡不想直接告诉观众作品到底是关于什么,而是保持沉默,让观众自行理解。

余极《变脸》

旁边余极的《变脸》影像是以传统表演的技巧演绎现代中国人的面孔,想要表达的是中国社会百态从古至今历史真实的万相图。虽然视觉感觉会有稍许不适,但是作品背后除了有被遗忘的传统表演,还呈现出事物流变的时间性是一种不可预料的戏剧演示。

黄宇兴《未明真相的狂欢》

《未明真相的狂欢》是黄宇兴通过色彩制造出的光怪陆离世界的映照,人物面孔狰狞,但画面颜色鲜明快活,这也是对梦境的一种放大。黄宇兴力图通过视觉上的复杂性与高度张力来揭示人性复杂。

伊万·纳瓦罗《再度死亡(为托尼·史密斯的纪念碑)》

智利艺术家伊万·纳瓦罗的作品《再度死亡(为托尼·史密斯的纪念碑)》,是由钢铁和胶合板制成的12英尺高黑色立方体,在内部艺术家通过灯光与镜子创造出一个近乎“无限”的视觉效果。特别是盒子最内部,一个嵌入在地板上闪闪发光的五角星,当观众俯视时只能看得到这些通道,却无法通往任何地方。

这件作品整体给人压抑的氛围,是因为70年代出生的伊万·纳瓦罗早年受到智利政治的影响,常常围绕“控制”进行创作,因此他的作品中最常出现的意象就是“关押”或是“囚禁”以及电力。他用镜子,霓虹灯等创造出看似无限的,实际上却渺小的空间,以此来抗议高压的统治与虚假的自由。

据介绍,这件作品的灵感来源于史密斯著名的六英尺钢立方体模具《die》(1962年)。

仇晓飞《废墟2》

仇晓飞搭建的巨人国“积木城”名为《废墟2》,这件是他刚大学毕业后的作品,是还原了童年生活的那些回忆片段。作品中他“复制”了童年时代所见到的物体,创作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时光机”,作品将个人经验与历史连接,对“过程性、潜意识与个体体验”等概念进行进一步的探求。

如果你喜欢在现场拍照,那第三部分的愈醒是一个好地方。这部分大多是电光作品,也许是因为不管是开灯还是自然光线,都是渐渐苏醒的象征。

卡斯滕.霍勒《黄色 / 橙色双重球体》与《巨型三重蘑菇》

从现场来看,卡斯滕.霍勒的作品最适合观众打卡。《黄色 / 橙色双重球体》以太空球的形态为蓝本,是卡斯滕.霍勒自1988年开始创造的“vehicles”系列的一部分,由两个闪烁的颜色球体组合而成的亚克力玻璃发光装置,它的尺寸正是根据太空球的设计,参考人体四肢张开后的尺寸。

卡斯滕.霍勒曾经是一位农业科学家,即使后来专心艺术创作,他的很多作品也与农业相关,例如他展示的形状不一、大小不等、造型迥异、色彩斑斓的各种蘑菇。现场这件《巨型三重蘑菇》的造型是由三种蘑菇组成,一半呈现了多种类别的野生蘑菇,另一半则是以毒性和神经性作用闻名的毒蝇伞菇,它们展示了卡斯滕.霍勒艺术实验中不可缺少的元素之一:恶意颠覆的风趣,也让现场的观众重新审视自身感官的基础和界限。

邓悦君《t计划 mark2》

再走进是邓悦君《t计划 mark2》,他想要在作品中探索新媒体与装置的制造,模拟出一种昆虫的形态。而在作品中,通过光线倒影而触摸不了的影子,也是其中的组成部分。

邓悦君认为,影子其实有它们自身的物理属性,但很少把影子当作本体或者物质来看待。所以在他的作品和实验中,更多的是想挖掘影子的物质属性。

邓悦君的整个t计划是关注机器自身周期演变的表达,以及那些沉浸于无穷数列海洋里的生物形态关系。

大卫·斯普里格斯《力量之轴》

展厅最后一件作品,是英国艺术家大卫·斯普里格斯模拟大气气流的装置《力量之轴》。他用丙烯颜料在透明塑料薄膜片上进行创作,通过层层叠加再将其安装在支架上,从而创造出一个巨大的立体作品,会让人联想到暴风眼等自然现象。如果你围绕作品观看,可以看到每一片塑料薄膜上的创作痕迹。

看展到这里,梦也醒了。而这场“梦境”会在上海宝龙美术馆持续至10月7日。

“以梦为陆”映象式群展相关信息:

展览时间:2019-07-19 - 2019-10-07

展览机构:上海宝龙美术馆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10:00|18:00,最后入场时间 17:00

展览地址:漕宝路3055号(近新镇路)

作者最新文章

07-2017:13

07-2014:50

资讯关键词】:    【打印】【关闭】【返回顶部

  • 资讯
  • 政策
  • 市场
  • 技术
热点资讯
  • 一周
  • 一月
  • 一年

资讯投稿

邮箱:791495700@qq.com

电话:0571-28331524

版权所有:中国机电网|中国机电传媒研究中心

地址:杭州市滨江区西浦路1503号滨科大厦11楼(杭二中斜对面) 浙B2-20080178-6

联系电话:0571-87774297 传真:0571-28290892 Email:donemi@163.com 技术支持:杭州滨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